契约协议辰少一宠成瘾谷彤小说-契约协议辰少一宠成瘾谷彤在线阅读

时间:2020-07-31 15:41编辑:叶紫
  • 女频精选好文《契约协议辰少一宠成瘾》中的女主是谷彤,剧情以谷彤作为中心人物展开,看点丰富精彩,速来阅读吧:面对谷彤的质问,常诗诗不慌不忙的摆出了一副无辜的架势,“谷彤,你对我凶什么?喊什么?这件事又不是我一个在说,全校人都知道。”
  • 契约协议辰少一宠成瘾
  • 契约协议辰少一宠成瘾

    连载中现言
  • 小说简介:《契约协议辰少一宠成瘾》主要讲述了谷彤如何也想不到她付出真心的好友竟然会为了金钱和利益算计她,而仓皇逃走之后她又遇见了司逸辰,八年的时间他们之间早已物是人非,可是司逸辰却还是那个她遇见困难的时候想要寻求帮助的人!
  • 作者:晴风暖雨男女主角:司逸辰谷彤来源:落初文学
  • 点击阅读
  • 契约协议辰少一宠成瘾第020章 人云亦云

    面对谷彤的质问,常诗诗不慌不忙的摆出了一副无辜的架势,“谷彤,你对我凶什么?喊什么?这件事又不是我一个在说,全校人都知道。”

    “你都敢做这种事了,难道还怕别人说吗?”

    “你既然还有一点羞耻心,就不该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

    “我们原本以为你是个大家闺秀,结果没想到你的私生活竟然那么污秽不堪,真是太让人恶心了。”

    “女孩子长得好看是上天给的,应该好好珍惜,不应该把这个当做工具去做一些下流的勾当,这样不会有好下场的。”

    “你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小姐,想要什么样的男朋友不好找,干嘛非要做这种乱七八糟的事?你就这么缺男人?”

    受到常诗诗行为的影响,刚刚那些只敢在暗处讨论的人,此刻一个个都明目张胆的对着谷彤指责了起来,犹如谷彤此刻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

    “你……你们大家误会了,我什么事都没有做,更加从来没有和任何男人发生关系。”

    谷彤有些结巴起来,但她并不是因为紧张和心虚,而是因为气愤,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和自己在一个教室坐了这么久的这些同学,会在完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轻易相信那些流传的疯言疯语。

    “谷彤,你不要解释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既然有这样的流言蜚语传出来,那么你必定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常诗诗进一步落井下石,想让谷彤的下场更加悲惨,因为她要报仇。

    上一次谷彤在餐厅羞辱她的事情,一直在她心里牢牢的记着,她一直在找机会报复,今天终于让她等到了,也不枉费她这段时间到处传播流言了。

    原来不管是范明宇哪里还是学校这里,所有流言的始作俑者都是常诗诗。

    她要诋毁谷彤,让谷彤变成过街老鼠。

    “那如果我现在说你得了性病,是不是就证明你真的得了性病?”

    谷彤强势的还击着,想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常诗诗没有想到,面对众人的辱骂,谷彤还可以保持理智,还可以出言还击自己,顿时有些慌了。

    至于那些见风使舵的同学,此刻听到谷彤的话,也慢慢的消停了一点。

    不过这个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常诗诗很快就替自己辩驳了起来,“谷彤,你不要为了撇清自己就把我拖下水,我一直以来都洁身自好,根本就不会得这样的病!倒是你,四处滥交,得这个病的几率可比我大得多?”

    “你口口声声说我滥交,你有证据吗?”

    “我没有证据。”常诗诗老老实实回答着。

    谷彤放松了一点,以为今天这个事好解决。

    可常诗诗接下来一句话,却让她再一次紧张起来。

    “我手里确实没有证据,但我们大家今天在校门口,可是今眼见到你是被豪车送来的。”

    “那……那是我的一个朋友……”

    “朋友?”常诗诗冷笑起来,“一个什么朋友会亲自送一个异性来上学?并且还那么亲密的替她开车门?甚至我刚刚好像还看见,他在车里亲你来着。”

    “是是是……我好像也看见了。”

    “没错,我也看见了。”

    常诗诗说的头头是道,立刻就有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出言附和着。

    可恶,我刚刚在车上干嘛要手贱的开窗户?干嘛要让他在我这边打开车门,干嘛不阻止他?

    谷彤在心里狠狠的忏悔着,只是现在怎么忏悔都无补于事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解释。

    “没有,他没有亲我,可能因为角度问题……”

    “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怎么可能是因为角度问题?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吗?”

    常诗诗完全不想给谷彤解释的机会,谷彤一说到重点的地方她就打断。

    “我没有说你们是瞎子,我只是……”

    “既然你自己都说我们不瞎,那就证明我们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滥交了?”

    常诗诗用超高的音量,曲解着谷彤的意思。

    “我没有滥交,没有!”

    谷彤激动的申明着,不知道还可以解释什么,她现在很深刻的明白到什么叫百口莫辩、人云亦云。

    她知道自己和司奕辰并没有亲吻,那些人之所以那样说,完全是听到常诗诗说有,然后自己也看到了一点大概,也就跟着说有,其实谁也没有看清楚。

    她现在真的很想一个个人质问,她们这样肆无忌惮的污蔑自己,究竟是看到了什么见不得的事?

    可看着她们一丘之貉的嘴脸,谷彤无从下手。

    她知道自己不管是针对那一个,其他人必定都会上前帮忙,自己必定会招架不住。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就不要再狡辩了。”

    “既然已经做了,就应该勇敢的承认,这样死鸭子嘴硬有什么意思?”

    “平时摆出一副无比清高的样子,原来骨子里这么稀烂,真是够虚伪的。”

    “我要是你,做出这种事被人知道了,就马上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见人,怎么也做不到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学校!”

    “我说你这种厚颜无耻的人,压根就不应该活在世上,应该早点自我了结,还我们一个清净。”

    常诗诗将自己的声音混在嘈杂的指责里,说出了最狠毒的话。

    可就算她掩饰的再好,和她相处过许久的谷彤,还是一瞬间就认出了她。

    谷彤将自己的目光放在她的身上,死死的注视了她好一会,直到她有些心里发毛了,才推开众人冲了出去。

    既然现在事情解决不了,自己说服不了她们,那就让她们冷静一段时间,自己再重新回来上课。

    在形式所逼之下,谷彤做出了很无奈的选择,同时也想让自己清净一下。

    不过她虽然心情糟糕透了,整个人很是烦躁,她也没有往常诗诗所说的那个方向去想。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这条命,她要好好的活着,去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去查清楚妈妈死亡的真相,也要想办法惩治常诗诗这个家伙,让她不敢再对付自己。

  • 上一篇:契约协议辰少一宠成瘾司逸辰小说-契约协议辰少一宠成瘾小说试读 下一篇:没有下一篇
  • 其他章节